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叔社—短篇灵异故事小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91|回复: 0

悲愤自杀的怨鬼索命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98

积分

注册会员

积分
98
发表于 2021-4-23 20: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殃,咎也,败也,祸也,众以为殃,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殃气是指在人临死前呼出的最后一口浊气,也就是代表着魂魄也随着呼出的这口气脱壳而出。

在我老家有种说法,就是在人死后的3天,死者的灵魂会回家看亲人最后一眼,然后就正式归阴了,这也叫 “出殃”。但是一旦弄不好,殃(也就是所谓的鬼)就会伏在家里,轻则做鬼闹妖,重则家破人亡,所以家里有人亡故的,出殡时一定要 “打殃”,为的就是让这魂归黄土,以保它能早日投胎,也是为了扫清阴魂使家里安宁。

小时候我姥姥家的那趟(排)房子,有个姓霍的人家,一家三口,老霍头和两个儿子,老太太老早就死了。他家大儿子杀猪,二儿子卖肉,老霍一天啥也不干,就到处溜达,趁谁家不注意不是偷个鸡就是逮个鸭,整的半拉邻居没一个不烦他的,走对面都没人搭理他。他家俩儿子也不太爱跟邻居说话,这一家人基本就是 “四邻不靠”。记得小时候,我姥姥家的一只正下蛋的鸭子,就是被他偷去吃了,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姥姥也只能是气得骂几句了事。

没事的时候听一些邻居讲,其实老霍他家这些年也挺不顺的,刚搬来没到一年,老霍的老伴就得病死了,第二年老霍在捡煤时被磨电车把右手给轧掉了,这刚安稳两年,他家老二这又得了癌症,那时我小,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癌,反正听说挺严重的。

那时就有人说他家的房子 “不干净”,有少数几个去过他家的邻居回来都说一进他家屋里就让人感觉不得劲,大白天的屋里也是黑咕隆咚的,也可能是家里没有女人的关系吧,所以他家的本来的白墙已经成了黑墙了,屋里也有股霉味。

自从他家老二得了癌症以后就卖不了肉了,这肉摊子就他大哥一个人了,半夜起来杀猪,白天还得卖肉,累的不行了,老二不但帮不了忙,还得成天花钱看病,家里本来也不宽裕,他这一得病更是雪上加霜了。刚开始老霍头还张罗给老二看病,但是时间一长了,一看花钱多了就不愿意了,一喝点酒就开骂,老二看着他爸这样,就经常自己偷偷的在仓房里哭,后来一天夜里就在仓房里自杀了。

后来矿保卫科的来看现场,一进仓房就吓一跳,只见老二的左右手腕的动脉都用刀划开了,脖子上有一圈的勒痕,眼睛里流出的泪是红色的,都已经干了,在脸上形成了两道暗红色的道子。原来他是先用刀划开自己的动脉,然后再用绳子愣是把自己勒死的,现场的人都说:这老二是恨自己不死啊,哪有这样自杀的?心有不甘呐。

老二的死,并没见老霍有多悲伤,倒是老大哭的有几次都背过气去了,本来这家里死了人的都要在家停尸三天的,但是老霍头说在家他看着犯膈应,第二天就找车给拉到火葬场给炼了,老二走的时候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穿上,最后老霍连骨灰都没往家拿,直接就奔后山,挖个坑就给埋了,连个碑都没立。回来后邻居都说他没人性,自己的亲儿子就这么扔山上了,邻居那时没有不骂他的。

有明白的人还劝他说:老二应该在家里停三天,你没停就得在家里打打殃,要不家里不吉利,老霍根本不听,赶他讲话了:我是他爹,他就是变鬼了能把我怎么样?活着没给我挣几个钱,还想让我弄个大出殡?邻居一听他说这不是人的话,都没法说啥了。

就在老二死的三天后,家里就出事了……

老二死后第二天,老大跟他爹在山上回来以后,就跟他爹吵吵起来了,后来一赌气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就走了,临出门还告诉他爹:你就是死我都不带回来的。

老霍也急眼了,把老二生前的衣服及所有的东西都弄到院子里,一把火都给烧了。因为都是些易燃的东西,所以火势还挺大的,左右的邻居都出来看热闹,就见老霍家院子里都是黑烟,这时不知是谁家的小孩惊叫道:妈,火堆里有个人。

大伙听道后都狠劲的往火堆里看,人倒是没看见,就是这冒的烟很特别,正常的烟应该不是往上冒就是往风的反方向飘,但是老霍院子里的烟,只在他家院子里打旋,隔壁的院子一点都没有,而且这烟还是很浓的黑烟,一会儿就把他家的院子灌满了,老霍呛的没法了,就跑出来了,这时围观的人就都议论着说:这是老二不想走啊。

还有的邻居就骂:老霍头子在儿子身上都做损,老大中学没毕业就开始学杀猪,现在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找老婆,老二也是13岁就不念书了,帮他哥卖肉,哥俩起早贪黑的挣点钱都让老霍头子胡花乱造了,老二长这么大都没穿过像样的衣服。

听着邻居的骂声,老霍就跟没听见一样,看着院子里的烟渐渐的散了,就赶紧进院子把大门一插进屋就睡觉了。

跟老霍家一墙之隔,住着两个刚结婚的年轻人,当天的晚上这家的女的起来上厕所,刚在院子里蹲下,就听见老霍家的仓房里有声音。开始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趴到院墙上仔细听,因为院墙很薄(单砖的)所以声音听起来很清楚,当她趴到墙上听了一阵后,身上的汗就下来了。因为她听到有个人,一边磨刀一边哭着,嘴里还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很小,她当时没听清,但是她知道不是老霍头,因为听声音很年轻,她没敢多呆,就赶紧上屋里了,进屋后跟他掌柜的说:我听见老霍头家仓房有人,还磨刀呢。

“你真听见了?不会是他家老大回来了吧?

“不能,我今天看见老大跟他爸吵吵完走的,不能是老大。”

“不会是老二回来了吧?”

女的说到这就不敢往下想了,赶紧上炕往被窝里钻,两口子一宿都没敢闭灯。

再说老霍,烧完了东西就睡觉了,也是半夜起来上厕所,他也听见仓房里有动静,他在屋里听了一会儿,以为是进来贼了,就开门出去看,因为仓房门没关严,接着月光他看见里面蹲了个“人”。还别说,这老东西胆子就是大,不愧是做贼的手,就见他顺手就把门口的镐把拎起来了,猫着腰就过去了,等到了仓房这,他冷不丁就蹿进去了,也不说话,抡镐把就砸,等他霹雳普隆的砸了一顿后,打开灯一看,地上除了砸碎的几个咸菜缸,仓房里根本就没有人。

老霍在院子里骂了一顿后,就进屋了。老霍刚躺下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就感觉有个人进来了,这个人个子挺大的,此时他想坐起来,突然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动不了,但是眼睛能看见,只见这个人在屋里翻箱倒柜的好像什么东西找不到了,翻了半天然后就出去了。不大会儿,就听见仓房里又有动静,这次声音挺大的,很明显能听见是磨刀声,然后就听见里面有人呜呜的哭。

老霍这次害怕了,他突然想起来了,这个身影像老二,因为老二是个高个,头发还挺长的。等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哭声没有了,老霍这才能动,他一下子坐起来了,愣了一会儿,他赶紧跑到仓房,刚到门口就看见仓房的地上扔了一把杀猪刀,还有一根绳子,老霍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当天老霍就出门了,有个邻居说看见老霍了,见他背个兜子说是去亲戚家串门去了。

这事过了大概有半个月以后,还是隔壁的那个邻居,有天在院子里晾衣服,老是闻着有股臭味,后来味越来越大,就连挺远的大街上都能闻到,邻居们一查,味儿是老霍家传出来的,大伙一商量就把他家大门砸开了,一进院就闻到臭味是仓房里传出来的,等打开门一看……

老霍头都快烂没了,赶紧有人就报案了,保卫科来了以后给个结论,自杀,和他家老二一个死法,也是双手动脉被割断,自己把自己勒死的,但是邻居们都纳闷,他就剩一只手了,怎么把自己的动脉割断,怎么把自己勒死的?

那间房子从那以后就没人再住过,我小的时候每次路过他家门口都得飞跑过去,就连大中午的时候看他家的院子都让人感觉冷,听老人讲,他家老二的 “殃”就没走,始终都在他家屋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鬼叔社 ( 皖ICP备17026048号-1 )

GMT+8, 2021-6-24 20:04 , Processed in 0.13945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