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叔社—短篇灵异故事小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4|回复: 0

群鬼围村鸡犬不宁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161

帖子

98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989
发表于 2021-5-19 20:1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村有个形容词,如果说某个人是番薯傻叉就会说你是不是“计香头”,关于这个谜一样的形容词还得从70多年前的一件事说起
  
我们村以前有个人外号“计香头”,就给他个代号J吧,这个人脑子不太灵光,类似守村人那种(王宝强演得树先生),别人开玩笑跟他说:计香头你敢不敢打你老婆一巴掌。J就说我有什么不敢,他回家直接一巴掌扇他老婆,诸如此类的傻事可以说J做的多不胜数。

某天傍晚村里有个好事者对J说,你敢不敢对着村子西边的那片乱葬岗吹口哨,听说鬼听到口哨声会跟着人走……J直接吹了一声长哨,只见村子西边500米外的坟地模模糊糊出现了一团黑雾,J又吹了一下口哨,只见这团黑雾刷的一下来到了距离村子300米开外的农田里,这下看热闹的人都吓怕了,就叫J别吹了,哪知道J这条番薯以为好玩,直接吹个没完,只见那团黑雾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刷刷刷的进了村。(ps:解释下我们村西边那片坟地都是埋的横死之人,夭折小孩难产孕妇之类的)

据我外婆回忆,那天晚上整个村子都不得安宁,锅碗瓢盆莫名其妙就会摔在地下,一个晚上没停过,全是噼里啪啦的声响,风车莫名其妙的就转动起来,还有磨豆腐的石磨自己就转个不停,鸡鸭狗猪一个劲的往外面跑。

就这样一连持续了几个晚上,搞的村子一到晚上就跟开派对一样,没办法了村里就集资去请了道士做法,最后是整整打醮七天七夜,才让村子恢复宁静。从此我们那里描述一个人做傻事就会说你是不是“计香头”。
   
我们村口就是京九铁路大动脉,关于这条铁路的异闻可以说是一个晚上也讲不完,小时候我跟小伙伴大中午的去山上摘野果,事后有个老大爷跟我爸说:你呀看好你的小孩,怎么能让他中午十二点去那个山上玩,我远远的就看见五六个鬼去抓他们几个。

长大后我才知道,原来我去摘野果的那个小山坡埋着不知道多少修铁路死掉的工人,现在想想怪不得那片山坡的野果长势那么好。

京九铁路刚开通的时候,经常有人和家畜被撞死,某天中午我们村的一个大爷就对我爸说:xx我真是搞不懂那个火车这么慢,而且铁路也就几米宽,怎么那些人会被撞死,我还真就不信这个。

我爸就说那个火车挺快的,让他不要乱说,最好别去走铁路。结果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家里找不到他,有人说看到他去铁路桥下面放牛了,最后我爸他们在铁轨旁边看到了那个大爷,没想到一语成谶,一句我不信火车能把我撞死,还真就倒在了铁路上。
  
我还听我爸说过一个事,说是某个庙里供奉的是一个女神仙,这神像异常精美栩栩如生,庙里是个老头在看管,某天中午他小孙子来庙里玩,看到供奉的女神像就对他爷爷说:这个神仙好漂亮呀,要是等我长大了给我做老婆就好了。

老头听到就说在神仙面前不要乱说,结果第二天早上老头起床一看他的孙子竟然死了……回过神的老头直接跑到庙里,指着神像大骂说:我几十年来无偿看庙,每年打醮没有我能办成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妈pi的恩将仇报,我孙子十岁都没有,就说错一句话你就要他命,说着说着那个神像突然就低下了头,事后有人把那个神像的头扶正根本扶不起来,还是一副低头的样子,最后用钢筋加固也没办法,直接断裂成了一个低头认错的样子。

貌似这座庙是在赣州的定南还是在我们和平县具体忘了,但是的确是真事,我爸还去过这座庙。

说是以前我们镇上有户人家新居入伙,而跟他有矛盾的另外一家人直接抬着一口棺材去堵门,新居入伙的一家子人远远看到他们抬着棺材来祝贺入伙,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呼唤兄弟要动刀兵,这时候新居入伙这户人家的阿婆就说大喜事别乱来让他们来,只见阿婆走到门外对着这伙人就说:官来财来。那伙捣乱的听到脸都气红了,直接放下棺材堵着大门,这时候阿婆又说:棺材落地大吉大利。直接招呼她儿子把棺材抬到柴房放着,说一句升官发财此刻鞭炮响起……,后面那伙捣乱的人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反倒是新居入伙的这家人蒸蒸日上。其实很多时候一句好口彩就可以破掉邪法。

再说一个我们那里的典故,说要是一个人嫌命长想死死不了,就会对他说:嫌命长是吧?你要是嫌命长就做严群英儿子。

关于这个典故的由来是这样的,严群英是一个奇人,跟我之前投稿那个会点穴的武术教头一样,前后娶过几个老婆,反正最后子女也都是暴毙绝后的一个人。

这个人的年代就非常久远了,估计是跟我爷爷同辈,甚至跟我祖父同辈的人了,大家就当个故事来听,真实性考证不了。

说是以前我们那里有个叫严群英的人,绰号东江第一人(有河源惠州一带的也可以问问家里老人有没听过他的故事)这个人习的一身好法术,据说他法术一打可以让瀑布倒流,有次他坐船遇到水匪打劫,船里人吓得屁滚尿流,只见水匪的船马上就要追上来了,这时严群英就说大家不要怕我有办法,然后他掏出一件黄纸,对着黄纸就打了个花字往天上一扔,船的四周立马起了很多雾气,没多久水匪靠近了,只见那些水匪说:奇怪了,明明看到一只船的,怎么没有了,哪来这么多雾气?

那些水匪一接触到雾气整个人跟僵尸一样两眼无光,然后一个个往水里跳,最后那些水匪全都淹死了。

我个人猜测严群英估计学的是鲁班法,我们那里说他做事太绝了,以至于绝后,后面他还认了一个义子,那天摆完认父酒,他那个干儿子立马就挂了,自此我们那里就多这个典故。说是嫌命长的直接去严群英家里三叩九拜认他做义父,包你凉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鬼叔社 ( 皖ICP备17026048号-1 )

GMT+8, 2021-6-24 20:26 , Processed in 0.12940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